第191章 我们烧火吧

顾沉点点头,同意的嗯了一下,“很神奇。”

这时另一边马进富的火已经升起来了,看向小公主还在十分专心和顾沉讲话,马进富笑的十分大声朝小公主叫道:“陆姈姈,我们的火已经起了,你们还没起呢!”

言下之意就是等一下你们就要输了!

白姈姈可不在乎他们的话,但她也没有在慢慢等着不动手,“沉哥哥,我们烧火吧!”

顾沉:“好。”

两个人便开始生火,火烧的很快,一会儿就熊熊大火了。

当大火起时,马进富那边突然一个人拿着木枝把“小灶炉”给捅破了。

马进富原本还在看着小公主那边的火势努力催促这边自己人加火,但是这边突然的动静也吓了他一跳。

他伸手轻轻拍了下那个人的脑袋,愤怒道:“傻子!烧个火都不会!这个你怎么就弄不了呢!竟然还把这好不容易搭起来的“房子”给弄坏了!”

他怎么可能不生气!

今天因为和小公主一起搭“房子”烤番薯,他们特意早来搭了“房子”,因为如果和小公主一起过来的话,这时间肯定是不够的!

因为他们不够小公主一个人搭“房子”,所以她们只能提前来了。

可是没想到提前来了,不止没有小公主搭建的好,现在“房子”还捅破了!

真的是要把他给气死!

马进富这些年头最想要比过的人就是白姈姈,现在不止打不过,还在她面前出了这么大事故,他还要脸呢!

所以马进富骂了好几声后,便转身离开。

而后面那几个人看看马进富的身影,看看小公主和顾沉依旧冉冉升起的大火,还是选择跟着马进富的身影离开。

白姈姈看着这一片大火,慢慢的将泥块给烤变黑色,后面再慢慢的变成红色。

颜色变化,小公主看的可兴奋了。

“沉哥哥,你看它那个颜色变了!”

顾沉点点头,“嗯,变了。

他并不觉得稀奇,毕竟这些他其实都知道,只不过他还是要在一边应和小公主的话,觉得它十分的神奇。

一会儿,这赵五便抱着一堆的材木回来,看着顾沉和小公主关系这么好,赵五不由得有点危机感了。

他立马将手中的木枝扔在地上,愤怒的推向顾沉,气红着脸朝顾沉喊道:“不许你跟着陆姈姈!”

陆姈姈只能是我老大!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老大,赵五才不会让别人把自己的老大抢走。

现在的赵五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之前欺负他的那些人。

看起来十分的凶。

被猝不及防推的顾沉,因为赵五的力气本身还有点大,顾沉占的地方还有些不平,他整个人就往后退了点,但脚拐到了一块硬邦邦的泥土,所以他就摔倒在地,一屁股跌坐在泥土上,双手承载泥土上。

小公主原本还十分兴奋的和顾沉说话,突然顾沉就摔倒在地,她白嫩的脸蛋瞬间就布上了生气的愠怒。

她瞪着看向赵五,浑身都是冲冲的。

“赵五,你干嘛推他!”

白姈姈连忙把顾沉扶起,伸手帮顾沉拍了拍他身上的泥土,可是这漂亮感觉的衣服沾上泥土拍是拍不完干净的。

看到顾沉白皙的手上突然红了一块,还擦伤了,她充满胶原蛋白的脸蛋上再一次布上了愠怒,瞪向赵五,又低头摸着顾沉的手,十分担忧的询问:“沉哥哥,你没事吧?都有血了……”

赵五双手紧攥着原本还十分不满看向顾沉,听到小公主话后他就有点手足无措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会那样子做,现在还是一片迷糊的。

“我……陆姈姈,我……我不是……他想要抢你,我也想要跟着你……我怕……”

说着他感觉有点害怕,因为自己好像太冲动了,现在他十分害怕陆姈姈讨厌自己。

顾沉看向赵五,微垂了下纤长的睫毛,看着小公主柳叶细眉拧着,他心情不由得大好。

被小狐狸关心,他可是十分高兴呢。

难得看见和凶猫咪奶凶的小狐狸这么担心自己。

顾沉抬起头,看向赵五,语气轻松道:“仙宝,他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怪他了。”

顾沉懂他的感觉,赵五只是害怕顾沉会将小公主抢走。

就像是顾沉害怕小公主会不理会他一样。

小公主看着顾沉的手,像是没有听到顾沉的话,十分惋惜可怜的盯着他的手,“沉哥哥,你两边手都擦伤了……这可怎么办呀?”

小公主可不会处理伤口,以前小公主的伤口……

不对,以前小公主没有伤口。

现在小公主的伤口都李明花张翠云处理的。

而且白姈姈其实十分担心的是,沈玉和顾言城到时候担心顾沉可咋办,要是以为是小公主搞的可咋办?!

小公主最喜欢漂亮的沈玉阿姨和顾言城叔叔了,她不想要他们讨厌自己。

顾沉两边手被小公主小手紧握着,所以现在他想要抽出一只手来揉揉小公主的脑袋或者捏捏她的小脸都不可能了。

他只能低头看向她,细声安慰道:“仙宝,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等下用水清洗一下就好了。”

赵五站在那里十分可怜,“对不起,姈姈,我不是故意的,你能不能不要生气?”

好不容易交到一个朋友,他可不想让这份友谊毁在他手下。

顾沉深邃的墨眸又扫了一眼赵五,还是忍不住对小公主说:“仙宝,赵五在和你说话呢,仙宝可不能这么没有礼貌,别人和你说话记得要理会一下下。”

当然,要是不喜欢的人和他说话顾沉是不屑于理会的。

不过顾沉觉得白姈姈应该和赵五还是有友谊的,只不过小公主现在在生赵五的闷气,不想理会他。

顾沉不希望自己把小公主的友谊给毁了,虽然顾沉很喜欢小公主担心自己,但他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

也明白,白姈姈其实也在乎赵五这个朋友的。

白姈姈柔软的手正握着顾沉的手,樱桃小嘴粉嫩的吹着热乎乎的气在顾沉的手上,试图将他手上的泥土吹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