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5章 几乎无处不在【5更】

又是半个小时后,某夜场里,陈耀庆还在和张总一起带着小弟们在巡逻。

是的,这时刻他们早就不营业了,少开业一天赚的那些算什么?安安静静让李诚和梅芳芳、龙威等人在里面包场玩,玩的开心,才是大家的追求。

等一行几个西装男从门外走来时,陈耀庆立刻带人围了上去,“几位,打烊了,今晚不接待客人。”

为首叼着一根小雪茄的男人,若是高进在场,恐怕会觉得这神似他已经处理掉的堂弟高义了。

抽了一口小雪茄,中年爽朗笑道,“你是湾仔陈耀庆?认识一下,我叫佐治,澳门来的,之前在湾仔一带玩,听说李生竟然来了这里,所以特地来拜访下。”

“我觉得,你至少可以替我通传下,至于见不见我,就是李生做主了!”

“我这也是有事求助,规矩我懂,带着诚意来找李生的。”

陈耀庆愕然,澳门的佐治??

陈耀庆喜欢飙车,还喜欢去澳门飙车,身为一个道上混的大哥,当然知道佐治这个名字,是澳门最近一两年崛起的凶人。

和另一位崛起十几年的澳门大佬基哥,为了争地盘打的你死我活,两人因为打的过火,从而引发了澳门真正的主人,贺新贺先生的不满了。

想了想陈耀庆还是点头,“我去汇报。”

………………

等佐治和几个小弟经过搜身,被带进包房时,佐治一进来就弯腰满脸灿笑着问好,“李生好,我是澳门佐治,早就听闻了李生名震八方,一直想去拜访就怕等不了门。”

“今天能见到李生您,实在太开心了。”

“是这样的,我在那边和基哥打了几个月,到现在我们已经想要握手言和,可是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安全,若贺先生真的要清场,我和基哥都会很麻烦。”

“听说李生您和马交文有交情,我想出五百万,请李生帮我说句话,希望贺生不要动我。”

看着佐治这熟悉的脸,李诚笑了,喝了一口啤酒,他才道,“你的消息倒是灵通,马交文晚上才去我家拜访,你这就知道了?”

江湖上的消息,吹风还真是快啊。

佐治、基哥?

这不是暗花里的人物么,表面上澳门那块小地方,也算是龙蛇混杂,各种人物崛起或陨落,交接的很频繁,但实际上,一直都是一位洪先生掌控一切。

不过既然融合了,那暗花洪先生自然化为贺新了。

暗花里那位十几年没回过澳门的老先生……操作简直令人头皮发麻,想要清场时,表面上崛起坐镇江湖十几年的老大基哥,社团里叔父辈祥叔,是洪先生的人。

基哥最重要手下阿琛,是澳门司警里一个便衣组长级,类似于何尚生或马军,但阿祥这个黑警手下左膀右臂之一,宾仔,也特么是洪先生的人。

就连佐治这个新崛起猛人,手下看场中华城夜总会的大声公,手下一个醉鸡阿凤,都是洪先生的人。

洪先生放句话,不止基哥、基哥的儿子阿荣死的稀里糊涂,阿琛这个忠于基哥的黑警,更是被操控的怀疑人生。

就因为阿琛说过一句,一个十几年没回过澳门的老头子,能有什么用,为什么基哥会那么害怕?

洪先生随手给他布了一个一层接一层,一团接一团的死亡迷雾,轻松把他坑死。

那位洪先生融合成了老赌王贺新,那想一想,你就知道在澳门那边,老赌王贺新的掌控力影响力有多么变态了,对方也不可能再是十几年没回过澳门的老头子了。

那种掌控力,会让你怀疑,澳门上下各阶层,听命于贺新的人几乎无处不在,每个人都有嫌疑是贺新的人。

那掌控,简直像是李诚现在若想在港岛打垮某个话事人,可能随时都有亲信心腹反你一样,各种意外和防不胜防!

李诚还在思索,陈耀庆就主动呼喝起来,“扑街,佐治你什么意思?要动你的是贺生,你觉得要改变贺生心意,只值五百万?你这是羞辱人呢?”

佐治一哆嗦……

他算是更进一步明白李诚的威势了,这阵子躲在港岛不敢轻易回港,他是听过陈耀庆的凶名的啊。

这,这样的湾仔陈耀庆,是要化身李生身边一条狗么?

哆嗦一下,佐治急忙道,“李生,我在澳门主要是混夜总会看场子,争得地盘也大部分是这些,赌厅我还插不上手,赌厅方面比较凶的是水记罗炳,绰号摩罗炳,还有新兴的澳门东星社,尹志巨、小廖、国豪、大洪、盏鬼等等,被称为七小福。”

“整个澳门,除了贺生和马交文之外,摩罗炳、尹志巨、我、基哥就是第二梯队。”

“我太多钱也拿不出,持续几个月和佐治大战,我已经抗不下去了,给兄弟们的安家费保释费等等,已经快拖垮我了,我出五百万,只求李生帮我肯定一件事,贺生是不是要真的动我。”

李诚忍俊不禁。

等他看一眼陈耀庆,陈耀庆再次大怒,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抓起一瓶酒就递给佐治,“你个扑街,连连认不清形势,这瓶酒吹了,或许我可以给你一个解释。”

“不然,你别回澳门了,明天就送你进赤柱。”

佐治懵逼,懵逼中不得不狂吹一瓶酒,当他身子摇晃起来,陈耀庆才指着佐治大骂,“扑你老母,若贺生真要动你,李生说出来,岂不是坏了贺生的事?五百万?”

“你个蠢货,以为李生和贺生都是什么人?”

“为了你这点小钱,为了你这种烂仔交恶?你是想笑死我么?”

李诚乐道,“送他们走。”

佐治刚要说什么,陈耀庆就一招手,从外面涌进来一大群小弟,驾着佐治等人就赶向夜场之外。

还直接把这几个家伙丢在了门外大街上。

包房里,龙威也是刚刚反应过来,“丢,不是陈耀庆那烂仔解释,我还以为这五百万算是捡来的,解释后才发现,他拿五百万,让你和贺生作对,或者交恶,真是用心险恶啊。”

“那家伙是真蠢,还是为了阴你啊阿诚?”

李诚都感慨起来,这澳门,看似地方不大,实际上也是龙蛇混杂啊,贺新、马交文、尹志巨、摩罗炳、佐治、基哥……

再加上弯弯帮在那里的分社,二龙头杨震,东星洪兴等在那边开的赌厅??

(ps:那些说我一更兽,你们凭空辱我清白,快去罚站,要立正,滑稽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