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蛮族入侵

传说蛮族在大夏帝国六百多年的发展历史中,也曾是一个藩属国。

当时的蛮族不但文化落后,在经济、粮草等方面也十分匮乏,因此每年都会向大夏帝国祈求资助。

大夏帝国的开国圣皇是个贤才,尽管每年给蛮族的开销都不少,足以养活一个洲的百姓,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以他的话来说,就是花钱买个安定,没什么比安定更重要。

但他的后人却不这么想,在先皇驾崩之后,大夏帝国迅速断开了给予蛮族的资助。

对此,蛮族没有了经济、文化与粮草方面的资源,在短短几年间部落的人口便锐减了一半。

为了谋求生存之路,当时的几个部落首领一商量,便决定靠着游击战的方式在大夏帝国周边城镇内抢夺粮食,最开始秉承着与山贼一样的模式,只强东西吃,绝不害人命。

但当年的圣皇听说这些后,便派兵清缴抢粮的蛮族。

短短半年中,蛮族骑兵死伤不少,给予部落的粮食数量也在锐减,这下新仇加旧恨,使得蛮族的几个部落首领大怒,这才派遣了蛮族大军开始进攻极北之地。

蛮族本身便是极北之地的原住民,他们对这片雪原的了解程度远胜于大夏帝国的将领,并且因为民风彪悍,几乎也是全民皆兵的状态,短期内大夏帝国的将领被打得节节败退。

为此,当年的圣皇才在极北之地的边境砌筑了这座堪比天堑的城墙,并为了时刻抵御蛮族,将大夏帝国的人口转移到了此处,这才有了后来的寒萧城,有了极北之地这片领域。

时隔六百年,如今极北之地的繁华程度早已不逊于其他地域,但是蛮族的生活却依然艰苦,并且长期处于低文明与温饱问题的他们,其本身也更具兽性,甚至在凛冬到来的时候,他们还会以同伴的血肉为食。

而六百年前的几大部落也早已归在一起,并且仍在沿用战斗的方式选出最强的人作为蛮族之王,这才使得蛮族中人格外善战。

也正因为如此,当蛮族大军闯入寒萧城后,守城的官兵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镇压,以至于蛮族骑兵在寒萧城内四处游荡,在抢钱抢粮的同时,还在疯狂地进行杀戮。

“保护大人,赶紧走!”

很显然,墨子柒身边的官兵们也没想到会遭遇此种突变,来不及追究放入蛮族大军的责任,便由两位将领为首,率领着百余名官兵保护起了留营司马的安全。

而此时,作为守城军首领的李少将军却只是站在原地冷笑,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眼瞅着越来越多的蛮族大军闯入寒萧城内,并且有守城的先锋官前来禀报,他都只是让那些人按兵不动。

反观李老,此时面色铁青的站在李少将军面前,半晌都说不出话来,最后也只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打了他一耳光,随后便瘫坐在门柱旁,仰天哀叹为何会落得如此下场。

守了六百年的寒萧城...今日在他的手中破了......

“墨大人,赶紧离开吧,李家已经背叛,若是等他们的兵力回撤,咱们再想走就晚了!”

经过晌午发生的事情,两位景王府的统领早已经对墨子柒的能力折服,反观李家父子的作为,也更倾向于保住墨子柒的安危。

而墨子柒则站在原地,显然怎么都没料到李少将军会做出这种事情,正在迟疑之际便遥遥听到街道中传来蛮族骑兵猖狂的笑声,随后便有一个身披褐色熊皮的壮汉骑着一只白虎走了出来,先是目光朝着李家的方向观望,随后便瞧见了站在李家门外的墨子柒。

“哈哈...果然如李将军所言,寒萧城内美女如云,远非部落女人能比,而今眼前这女子更是远超本王预期,就好像格尔佳女神下凡,甚至容貌更胜三分!”

“本王决定了...这个女人本王要带走,也只有这样的女人配得上本王,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配给本王产下子嗣,共同见证我乌喀王朝的崛起!”

话落,周围的蛮族骑兵也跟着欢笑起来,并且不过短短几个呼吸,便已有数千骑兵聚集在此处。

“墨大人!不能再等了,赶紧走!”

两个统领单是看到腰困金刀的蛮族之王,就清楚他绝对不好惹,二话不说直接几声口哨便唤来了所有正在包围李府的官兵。

一时间,百余人的官兵手持长枪指着不远处冷笑的数千蛮族骑兵,其兵力察觉可见一斑。

“墨子柒...束手就擒吧,别以为你们的敌人只有他们,其实...圣皇的军队不日也将抵达此处,寒萧城...自始至终都是要保不住的。”

“如果我是你...最好现在投降,毕竟我比那些蛮族人和蔼可亲得多,我最多会把你当成我的私宠,你好歹能幸福的生活下去,但如果落到那些蛮族人手中...什么下场,以你的脑子应该清楚吧。”

李少将军瞧见蛮族大军如约第一时间来到了李府周围,顿时觉得底气足了不少,环视了一周准备负隅顽抗的官兵,继而喊道:“别挣扎了,你们此时投降,归入我李家的门下,我可以保你们平安。”

“若是你们稍后真的和蛮族人动手,那可就是真的生死由天了!”

“拜托,你们最好都放聪明点,蛮族大军、守城军和圣皇的军队即将汇合,凭你们...抵挡得住百万大军吗...还是多想想你们的亲人和朋友吧,这样既是为了你们好,也是为了他们好!”

“你们也不算亡国奴,等极北之地的战事结束,你们便可以南迁进入大夏帝国的境内,重新做回大夏帝国的子民,甚至作为我的兵...你们的未来会有想不到的荣华富贵等着。”

“而我...也将成为圣皇的女婿,继续带领着你们走下去......”

李少将军说出这番话,的确动摇了保护在墨子柒周围官兵的信仰。

待他们私下面面相觑后,便有官兵真的丢掉了掌心的长枪,转身朝着李少将军的方向跪了下来。

随即,其他官兵见状也陆续跪了下来,唯有三十几人仍守在墨子柒的身旁。

“你个王八蛋叛国......”

墨子柒面色阴沉地盯着李少将军,而对方也神情鄙夷地盯着她。

“错,这只是你不识时务罢了......”

“现在...告诉我,你的选择是什么?”